如此

如此

作为以条码为入口的互联网产品,其条码库的多寡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该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我查查对外宣称有上亿产品的条码库,但铁哥还是比较怀疑,业内许多声音也表示千万级别应该不虚。

技术层面其实无太大难度,流量入口也是完全依赖线下条码。倘若没有红包大战,我查查的商业逻辑是没有太大问题的。而今,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了。

我查查在过去两三年着实风光,对外也宣称拿到红杉资本千万美元级a轮投资。其本质是希望以产品条形码为入口,以为用户提供扫码比价为切入点,以此谋得产品在线下商超为代表的比价销售。除此,我查查还设有所谓增值服务,即产品质量黑名单,也是用户扫码可得知。

羊年春节各大平台的红包大战相信各位都有体会,虽然整体红包平均到每位并不算多,且还要不断往外发,指望红包发家致富的不多。红包本质也并非真正回馈用户,而是通过社交方式强化各大移动互联网公司的移动支付能力,最终目的一定是电商本身。目前各大平台的红包大战本质上是希望通过社交方式使平台本身能够成为高粘性产品,使得用户无论在何地何情境都可以使用其产品。如此,铁哥断言,在此前提之下,我查查或许要成为第一个躺枪产品。

产品逻辑看,手淘的扫码查找商品与我查查无任何区别。但手淘的用户以及用户行为的活跃度都不是我查查可比拟的,而手淘的春节以亿为单位的红包也进一步将用户的行为激活。除淘宝各大巨头都已经发力二维码、条形码为入口的移动互联网领域,如与我查查提供雷同服务,我查查用户可迅速转场。在无自身技术壁垒前提下,又明显与巨头服务撞车,获取用户的高成本以及客户的高流失度都不是创业型公司可以承担的。

与大把烧钱的巨头相比我查查现在远未成为高强粘度产品,而即便如此,其市场也在被以手淘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蚕食。据了解,大年三十手淘扫码量就增加了数倍,用户通过扫码获取优质价廉年货行为显而易见。

阅读次数:
 

上一篇:增进互信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